首页 >> 房产土地

独圣第八十二章暗中波澜网络

2020-09-24 05:10:47 来源:塘沽房产信息网 作者: 点击:0

独圣 第八十二章 暗中波澜

“我赢了!”这是李静轩的宣言。

虽然现在他的身子摇摇晃晃,身上的创口也不停的冒出鲜红的液体,剧烈的痛觉不断的席卷他的感观,但他依旧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尽可能硬朗的挺直了自己的身子。

没错,他是在强撑着。尽管现在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在下一秒钟会不会就此再次昏迷倒地,但至少这一刻,李静轩还是站着。

“可以宣布了吧!我站了起来,可是对方还没有。”李静轩微笑着说道:“所以谁输谁赢,这一下是一目了然的。”

李静轩的话语有些发虚,但在他稍稍动用了一些元气之后,他的声音还是放大了一些,传得老远被场面上的彼此给听了一个真切。

“嗯,却是如此!焦虬,你怎么看?比试这东西,快一个呼吸也是赢了,你可不要太过分哦!”同为人族,又是李静轩的老师,夏棣自然是站在李静轩一方。在李静轩的话出口之后,他便迅速的接上,旗帜鲜明的站好队伍了。

夏棣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只是他的说的话,也算是踩到正理的根子上很符合一般人的正常认知。没错,正常的约定比试,不管事点到为止的友情交锋,还是容许见血的决斗,在某些方面确实还是有些共通。夏棣所说的这个就是其中的一个共通点,除非约定比试的双方在实现就说好非得以杀死对方才能算结束。否则,大多数人都会认可这个理儿。

理儿是正确的,但身为海族的焦虬却并不想认这个理儿。毕竟,这一场可不像上一局那般人族的优势是那样的明显。在他看来这一场沙璇和对面那个叫李静轩的小子的战斗,一直都是势均力敌的平手,李静轩就算眼下先站了起来,也不过是走****运罢了。要说他胜利并不是那么牢靠的,如果能暗中动动手脚,说不定就有一个挽回的余地呢。

宣布认输,焦虬可不想连着来两次。

所以,他心中确实有要反悔的想法。

“那个……你确定你是赢了么?沙璇可是海鲨,她的战斗力不单单是在海上,化为本体的她可是能从海底发动攻击的。面对这种可能,你能确认为焦王庄派出所处理李玉森走失时存在不当。定你是赢了?”焦虬撇列撇嘴,眯着眼睛说道。

这话,他是在反问,也是在拖延时间。

就在他问出这话的同时,焦虬的声音在他身后一个身着灰色紧身水靠,留着一头紫发的大汉耳边响起:“滕磊,我需要你的帮助。为了取胜,我需要你召唤一些小玩意来。这一场,我需要获得胜利。”

“哦?”听到焦虬的话音滕磊的眼睛微微一亮,一个莫名的笑容在他的嘴角边挂起。他传音回给焦虬:“我可以出手一次,但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帮我拿下沙璇。这个娘们,我已经眼馋很久了。怎么样?”

“这个……”焦虬沉吟了一下,权衡了一下其中的利弊,然后重重的点头:“没问题……我会帮你给给沙璇带上御兽环的!”

“那就好!”滕磊脸上的笑容更甚了。当下也不见他有什么大动作,只是伸出手来在自己的身上抚了抚,似乎在掸灰尘,但也不见他真的掸出了什么东西。总之,他在做了这一个动作之后,便又老实起来,没有任何动作的。

没有任何的动作,也没有元气流动,更没有什么惊人的光效,有的只是这么轻轻一掸,以及随之而来的一股极淡极淡的幽兰之香而已。而就是这样淡淡的幽先也因为海面上不断掠过的海风而迅速飘散,化为了虚无。

一切都毫无破绽,至少对人类这边来说是这样的。至于海妖那边,有的海妖比较敏感,或许已经感受到了什么,但他们不会说,因为他们利益与他们所在的阵营是息息相关的。为了所谓的“高尚品德”而牺牲自己的利益?谁能告诉我“高尚品德”究竟是什么玩意?能吃么?

于是,他们也闭嘴了。

没有人说话,所以阴谋得以成功的执行。

这一刻,焦虬表面上还在和夏棣对话着。他尽可能的说一些似是而非的到,或是讲一些无赖的理论,却始终不肯承认自己已经输了。

他罗哩罗嗦了半天,一直坚持着一个认知,那就是沙璇是海鲨,沉在海底不一定是昏迷,也有可能是在做反击的准备。至于反击什么时候到来,那得看沙璇自己的打算。

总之,不要那么急着分胜负。因为战火很有可能在下一刻就重燃。

真的是这么样么?也许却是存在这种可能****!

但,这不是夏棣希望见到的,或许……也不是李静轩所能够忍受的。他一边反驳着,一边偷偷看了看似乎站立在那边听自己这一群人在甩嘴炮的李静轩,看着他身上鲜血淋漓的模样,心里担心不已。

“必须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夏棣的心中有些焦急着。焦虬的想法,此刻他也略微猜到了一些:“他在拖延时间!”夏棣对此有些奇怪,他并不明白焦虬为何要这么做,可作为一份人老成精的大拿,他依稀捕捉到了一丝阴谋的存在。

对于这样的情况,如果可以的话,夏棣最好是不去管他转身就走。但必须维持住这场比试的需求令他最终无法做出这种掀盘子的举动。

怎么办?为了为此整个大局,夏棣也只好忍住心中的怒火,持续而耐心的跟焦虬交流起来。

他试图说服焦虬,但焦虬铁了心的胡搅蛮缠不断。

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过去。

海面上的局势僵持着,而海面下的暗潮却开始翻涌起来。

滕磊的那轻轻一抚不是暗下什么绝招,而是泼洒了一些秘药。这些秘药是滕磊利用龙骨混合了别的的一些东西制成的。它没有其他的功效,唯一的用处就在于能够聚集大量蒙昧无知的海兽,让他们来到这里。

这已经足够了。因为滕磊的能力就在这儿。和别的拥有强大个人战力的炼神不同,滕磊的战斗是通过自身强大的神念对强大海妖海兽的控制来实现的。简单的说,就是御兽——他所修行的功法本就是根据陆地人族御兽门的某种功法改编而来。

此时,他召唤来这么多头脑简单,但实力不错的家伙们,自是要在暗中达成自己的目的,为已方阵营的胜利而贡献自己的力量了。

的确,这却是有些卑鄙。可是,为了胜利,也为了自己即将得到一个优秀的打手,滕磊还是决定这么做了。

就在焦虬和夏棣你来我往的纠缠不休的时候,滕磊已经完成了相应的准备工作。

“来吧!来吧!我的小宝贝们!看到海面上的那个小家伙了么?上吧,你们都上吧!他就是你们的目标。干掉他,我会奖赏你们的!”滕磊的小声而急切的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话语,不停的散发出自己的精神力和海面之下那些被他唤来的海兽进行交流。

其实,这也说不算是什么交流。无非是利用自身强大的精神力,给对方来一次暂时性的洗脑罢了。至于交流?

人会耐心的听鸟在说什么,了解他们的需要么?——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别看很多时候,妖族都用人类大规模猎杀野兽为借口来谴责人类对天地环境的破坏,但在事实上妖族并不把野兽、海兽视为自己的同类。他们和人类一样也是以这些为食的。

在他们看来,海兽、野兽是食物,是资源,也是工具。它们只有被利用的份。当然,在它们为他们完成了相应的目的之后,他们也会给予他们一定的好处,就像猎狗为主人扑到猎物之后,主人也会赏赐给他们相应的肉骨头一般。

有了肉食,滕磊自然不会忘记给自己这些小弟分一些汤水的。虽然这些汤水本身就是他们获取的一部分。但,这已经足够大度了,不是么!

滕磊对自己的行为觉得理所当然。他就这么做了下去,指挥水面下的海兽扑击李静轩。

一时间,海水翻滚起来,白色的浪花不断的冒起,每一朵浪花之中都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浮现。这些身影的模样各不相同,但有一点却是十分相似的。那便是它们都瞪红了眼睛,张牙舞爪的朝李静轩扑击而去。

这样的变故,自然大出夏棣等人的意外,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和焦虬啰嗦了半天,最终得到了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这就是焦虬拖延到现在的目的么?你耍阴谋啊焦虬!”夏棣觉得自己被愚弄了,他很是恼这家公司原为四川腾中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火的向前一步,大声的喝问对面的焦虬:“你究竟刷什么诡计?比试也能暗中插手?”

“暗中插手?我没有啊!”焦虬显得很是无辜:“我哪里暗中插手了?这或许是沙璇的手段吧。她是海鲨自然也能勒令海兽。”焦虬如此辩解道。

“你……”夏棣听了焦虬的强词夺理可是气愤异常,但处于对某种大局观的顾忌,他还是强忍着没有动手:“一切就只能看你的啦。”他紧紧盯着李静轩,心中期待有奇迹发生。

齐齐哈尔治疗白癜风费用
婴儿腹部胀气怎么办
威海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