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市场

一世之尊第一百八十七章谁来网络

2020-09-24 04:00:40 来源:塘沽房产信息网 作者: 点击:0

一世之尊 第一百八十七章 谁来?

他们三人都不可能毫无保留地出手,将自己弄得虚弱,乃至虚脱,那样结束以后,来自“同伴”的反噬和突袭是能够预见的……

邪魔九道从来不是一个组织,彼此之间的仇恨并不小,利益面前可以联手,但事成之后,翻脸无情并非少见多怪之事,左道中人同样如此……

他们不可能为此付出自己的性命,在有“同伴”的情况下,在有后续援手赶来的情况下,打得保守一点乃理所当然的事情,故而不会强硬对抗自己的攻击,主要是消磨自己的力气,同时寻觅创伤的机会……

但如果他们面对致命又无法闪避的攻击,多年江湖经验和实力绝不是假的,该拼命的时候还是能拼命的……

跨步暴喝之时,这些“条条款款”在孟奇心头一一闪现,仿佛能以此预测出对方的行动,指导自己的战斗。

必须把握好度,既不能逼得某一个人险象环生,必须拼命,除非有把握一两招内将对方毙于刀剑之下,但也不能抱着逃跑和防御之心,多有闪避,不够搏命,让对方从容以对,消磨化解,积小伤至重创或拖延时间。

这就是孟奇出招时已然明悟的想法!

能不能在三大高手围杀之中把握住生机,必须严格遵守这样的尺度。

高手相争,心灵暗斗为上!

烈焰人魔、青散人、落魂箫的心态似乎在孟奇脑海里清晰浮现……

长刀扬起,孟奇真气全力运转,暗施幻魔身法,身随刀势,如缩地成寸,一下便拉近了和烈焰人魔的距离。

这时,呜呜咽咽的箫声响起,悱恻缠绵。直入心扉,靡靡之音,听得孟奇内心烦躁,身体仿佛多了一层层束缚,行动变得迟缓。

有“魔影寒掌”之称的青散人身体飘荡,似贴着地面飞行,不比孟奇全力而为慢,轻功身法当真出众,已有后来先至之意。

他右手抬起,周围白气凝聚。化成冰晶,一掌劈向了孟奇背心。

雪花飘舞,真气如白色冰蛇,浩浩荡荡蹿出,冷酷严寒,笼罩住孟奇所有闪避角度,威力非常惊人。

没使出压箱底手段的情况下,这一掌就几乎有蒋横川一击的威力,再实力大降。境界终究在那里!

掌劲未至,寒意先袭入身体,孟奇血脉隐有冻僵,动作愈发缓慢了一点。

果然没有直接用杀招……孟奇心中止水。不起丝毫波澜,对身后的青散人不闻不问,**玄功和金钟罩全开,体泛暗金直到马塔和阿内尔卡上场。肌肉虬结,撑得衣物紧绷,像是拖着千斤马车。毫不停顿,一刀斩向烈焰人魔。

在孟奇“缩地成寸”而来时,烈焰人魔便已劈出了手中血红薄刀,有箫声的束缚和迟缓,他若还来不及出刀,就贻笑大方了!

薄薄刀身高速震颤,自身所带灼热与气流交杂,腾得一下就冒起赤红火焰,真气化形,一旦被斩中,“火气”入体,灼烧经脉。

他的出刀非常怪异,与正常人不同,充满了别扭的味道,似乎触及了无招的境界,仿佛自正宗邪魔手上发出,端得可怕。

但拖着箫音震颤束缚,无视青散人背后一掌的孟奇,不管不顾,刀光一变,空空濛濛,衍化锦绣红尘。

打一开始,孟奇便使出了外景杀招,没有丝毫保留,状似搏命!

虽然在萧音影响之下,这一刀未尽全功,但烈焰人魔也不是蒋横川,能靠自身境界硬抗,以心印心之下,他的烈焰魔刀变得迟缓无比,轻柔得仿佛母亲的抚摸。

他的表情充满狂热,权势,美女,金银,秘籍,宝兵,田产等一一涌上心头,薄刀回带,似乎要将它们尽数揽入怀中。

呜,箫音甩了个花腔,刺在烈焰人魔心头,对于孟奇的阿难破戒刀法,他们早有预计。

天之伤破开护体罡气,烈焰人魔在自身控制和箫声帮助下清醒,薄刀一颤,身前斜划,竟似变成一条火焰长龙,与天之伤撞个正着。

当!孟奇没有掩饰天之伤的宝兵本质,一下便将烈焰人魔附着于刀身的真气斩开。

与此同时,青散人的掌劲冰龙已劈在了他的背心。

没有抵挡,孟奇左手长剑随之刺出,剑光在证实手续合法之后纯粹明亮,死气森森,许久不用的阎罗帖。

噗,他喷出了一口鲜血,泛着暗青,背心衣衫破损,淡金充满裂痕,但长剑之势愈发快。

有前无回,有进无退!

他靠**玄功、金钟罩和不死印法硬挡了青散人非杀招的一掌,撑住快要冻僵的经脉,借了部分真气,化入剑势,异常可怕。

刚挡住“落红尘”的烈焰人魔,面对这搏命一剑,咬紧牙关,猛地将薄刀回荡。

周围虚空忽地一亮,泛起暗红,似乎以烈焰人魔为中心,有一堆柴火被点燃。

天人交感!

薄刀划着大火起伏的轨迹,轰得带起一蓬蓬烈焰,如有实质,挡向子午。

当当当,一连串刀剑碰撞声之后,烈焰人魔把握住机会,向后荡开,不愿与形同疯虎的孟奇拼命,只要挡住他的逃路便可。

刚才那一刀,他已用了外景杀招,这才化险为夷,故而不愿连出压箱底手段,弄得精神枯竭,真气空乏。

以他的实力,因为没有幻形**、不死印法、变天击地**等修炼精神,即使境界高于孟奇,也差不多只有三招的外景能力。

所以,哪怕他知道自己若强硬顶上,以攻对攻,以外景对外景,不难让后面的青散人抓住机会,力毙“狂刀”,但开什么玩笑?如此一来,苏孟最后搏命的近乎外景威力的杀招,会让自己消耗殆尽,稍不留神便被他拉得陪葬!

而且能不用摧残精血之法最好,弥补起来很是头疼,所以,再用一次外景杀招便是极限了。

青散人一掌拍中,孟奇拼着受伤。借势向前,逼得烈焰人魔荡开,然后抓住刀剑相击的反弹之力,身如幻魔,一个回荡,面对了扑上来的青散人,如烟似鬼的青散人。

呜!

箫声一下尖锐,孟奇灵魂一震,仿佛被无形利箭刺伤,若非刚才的定神却毒丹有定神效果。恐怕已然眩晕,再被青散人拍上一掌。

他咬着牙,眼角出血,忍住元神伤势和轻微眩晕,右手握刀愈发坚定,长刀兜头劈下,吸纳了周围所有气流和生机,让虚空有缩小的感觉,让天地之间似乎只有这一刀。

刀势霸烈。刚猛无俦,青散人不敢大意,身影一飘,双掌交错拍出。寒气冻人,仿佛想将天之伤直接冻结于原地。

他还有半步外景的境界,能勉强判断出孟奇的真气流动,故而不敢小视这一刀。

噗!

恐怖的掌劲拍在天之伤上。却虚不受力,如中朽木。

怎么可能?

他的真气流动竟然是假的?

青散人大惊失色,他双掌之间的天之伤突然向上蹿出。像是早就等待如此,鱼跃龙门,高高在上,一连急速斩出九刀,气流层层叠加,轰鸣之声如晴空霹雳,目标非是青散人,而是山神庙门口的“落魂箫”林碧玉!

孟奇紫雷劲未动,以“狂雷震九霄”的刀势直接催发了天之伤,银白闪电跳跃,汇成一道宛如电龙的刀气,遥遥而击,划破虚空,转瞬之间便到了林碧玉身前。

啪啪啪,霹雳之声不断,地面出现了一层焦黑,山道旁几株青松喀嚓一声断折,切口平整光滑,一根根松针飘落,不断有细小电光缠绕。

感应刀气,泥地上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电光长龙急速靠近林碧玉,死死锁定,让她难以躲避。

而孟奇借势而出,紧跟刀气,仿佛一定要致林碧玉于死地!

他前扑的路线很奇怪,更靠近烈焰人魔,而非青散人,有点兜圈子。

林碧玉没想到狂刀在那样的束缚和敌人面前,还能摆脱出来,攻击自己,她善于音功,善于下毒,面对这纯粹力量的电光刀气时,没有太好办法,身法展开,却无力摆脱,瞬息之间便被逼到眼前。

呜!

这声音从玉箫所用孔洞喷出,竟然直接在林碧玉身前化成气流墙壁,震动着刀气结构,让它摇摇欲坠。

啪!

电光长龙斩破了气墙。

林碧玉脸色变白许多,抓住这喘息的机会,口泛精血,染红嘴边萧管。

一连七个短促音,仿佛叠成一个,吹出的真气化形,鲜红鼓荡,似火凤,如毕方,猛地扑到了刀气之上。

轰!

刀气炸开,鲜红火凤消散,残余电光噼里啪啦尽数打在林碧玉身上,把她的护体罡气打碎,体表不少地方被电得焦黑,陷入短暂的麻痹当中。

“该死!”青散人见孟奇扑向无力抵挡的林碧玉,怒喝一声,全力而为,双掌齐拍,周围寒意顿时一盛,满空飘起朵朵雪花,地上一摊泥水直接冻结。

两道掌劲各化冰蛇,“咬”向孟奇脖颈,他也是用出了压箱底手段,务必阻止孟奇杀掉林碧玉。

另外一边,最先荡开的烈焰人魔自然最先出手阻拦,薄刀一斩,高速震颤,摩擦气流,点燃空气,外放的刀气化作炎龙,劈向孟奇背心。

出手之时,他下意识便选择了非外景招式,反正只是阻一阻,还有青散人在嘛!

果然舍不得用外景招式了……孟奇忽地转向,没有扑向林碧玉,竟然自动撞向了烈焰人魔的刀气。

哗啦,他右侧身体被斩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几可看见里面的血肉骨骼,淡金愈发黯淡。

不死印法运转,借着刀气,孟奇再次转向,如大鹏展翅,一下便错开了青散人的两道冰蛇,半息之间便赶到了林碧玉面前。

剑光一闪,孟奇再次前扑,躲到了山神庙的柱子之后。

喀嚓,柱子被青散人和烈焰人魔恼羞成怒的攻击打断。

林碧玉眉心出血,双目凝固着不甘心和不敢置信,双腿一软,缓缓倒地。

从一开始,孟奇便打定主意,先杀能远程攻击和控制的落魂箫,否则束手束脚,逃也逃不了,打也打不过,必死无疑!

孟奇左剑右刀,衣衫破碎,肌肉鼓起,淡金近暗,身上伤口狰狞,鲜血流淌,眼角出血,暴喝道:

“第一个陪葬者!”

“以我现在的状况,要想杀我,还得有个人陪葬!”

他踏前一步,气势逼人,威猛狂放,声如滚雷:

“谁来?”(未完待续

ps:三更送上,求推荐票月票!

宝宝消化不良拉肚子
拉肚子为什么肚子会疼
大庆白癜风医院电话